奥尔良味百事可乐

不 是 好 人

一个人在外好的坏的都得自己扛

这里哪有可深交的朋友,十个月基本都各走各的了。有些事自己心里清楚就好。都是表面功夫。人到生病时格外想家。人就不该作死的,现在好了把自己作死了


林馕

一部分是林子大了的原因

一部分是我想看家庭伦理剧(nrt)

辫九联文【1】

第一个我感觉写不好会被骂。加上我是联文中最差的那个…

既然可以自由发挥,那我就放飞自我放飞理想了。

写文的时候脑子里全是蝉在叫,人坏掉


1.


“今天开始,我们就是搭档了 。”


无数个晚上杨九郎伴着这句话而惊醒,每次醒来后总会发现自己出一身冷汗。这句话明明无害且诚恳。可却让他产生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。


一开始杨九郎没有在意这个梦,等后面次数多了渐渐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衰弱。等到这个梦彻底影响他的睡眠时,他去找了心理医生。心理医生给他的判断是压力过大好好休息。开了点安眠药就让他回家。即使吃了安眠药,晚上还是被同一个梦所惊醒。


他拿起手机想看时间。手机屏幕的光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刺眼,使他把本就不大的眼睛眯起来。屏幕上大写着01:11。


才睡了两小时。心理医生和安眠药一点都不靠谱,完全起不到什么作用。杨九郎揉揉太阳穴狠狠地想。


困意全无,杨九郎换上衣服打算上街走走,吹吹冷风。初秋的夜晚带着寒意。杨九郎后悔自己穿了短袖。他漫无目的的在外闲逛,看见一家烧烤摊还在营业,摊位上只有零散的几个人。杨九郎也觉得有些饿,过去要了些烤串和两瓶啤酒,找一个空位坐下。


远处传来蝉鸣,给原本寂静的夜晚带来一些生机。杨九郎安静的喝酒撸串,直到有人来到他面前问他:“请问我能坐在这里吗?”


杨九郎看向四周,还有许多空位,人家这样开口了也不好意思拒绝,并且有人陪陪自己也是好的。


“可以”


“谢谢”对方坐到他对面。


杨九郎用余光偷偷打量了一下对方,长得挺帅的小伙子。


那人像是感受到杨九郎视线般,微笑着对他说:“你好,我叫孟鹤堂”


“杨九郎”


“我感觉你特别像我一朋友。”孟鹤堂吃着烤饼认真的对他说。


“哪里像?”杨九郎提起兴趣。毕竟一个人喝酒撸串也太闷了,只要有个能跟他聊天的人他就会特别开心。


“长得像,声音也相似。”


“诶~那么巧啊。那改天得让我见见啊,说不定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呢。”


“但是他已经失踪两年了。”


孟鹤堂的一番话激起了杨九郎的好奇心“怎么回事?”


“他的恋人占有欲太强,恨不得天天把他锁在家里。一般人那里受得了?他也是一般人,无论多爱他的恋人也是受不了的。他提分手,他的恋人不同意,且将他囚禁了。可是有一天他逃跑了,从此了无音讯。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故事。”孟鹤堂说的时候,时不时望向杨九郎。想看他会有什么反应。


但杨九郎一直都是用一种吃瓜群众的表情一边吃羊肉串一边望着他,等他说完以后发出自己的疑问。“囚禁?这是是犯法的吧?他恋人被抓了吗?他恋人男的女的啊?跟我长得像的那人是男的吗?”


孟鹤堂面对一大串疑问有些懵,但还是抓住了重点“跟你长得像的那个人是男的,他恋人也是男的。”


“那个人被抓了吗?”杨九郎吃掉最后一口羊肉,好奇的问他。


“没有…”


“我们现在这是法制she hui遇见这种事情应该报jing。”杨九郎认真的说


孟鹤堂听了之后感觉方向不太对便换了个话题问他“你怎么大半夜的一个人来撸串?”


杨九郎喝口啤酒反问他“孟哥你也不一样吗?”


孟鹤堂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最后还是杨九郎帮他解围。杨九郎把最近苦恼于噩梦,看心理医生吃了安眠药完全不管用,睡不着于是出来走走结果饿了撸串的事全给孟鹤堂说了。


孟鹤堂则是说:“大晚上的饿了想吃东西了,想到这里还有家烤串没关门,于是就过来了”说完不好意思般的抓抓头发,杨九郎看出他没说真话,但也没再多问。别人不想说的事情就不要逼他。


酒过三巡,两人都有醉意。他们已经从陌生人变成了勾肩搭背的好兄弟,男孩子的友情有的时候就是那么奇妙。


待到三点,烧烤摊要收摊了,两人有意未尽的加了微信好友。依依不舍的告别后。孟鹤堂拿出另一部手机,上面显示的是语音通话界面。“喂?我已经把你的微信给他了。”


“我知道,我这里都能听见。不过,手机没电这种借口也亏你想的出来,太假了吧”


“就怕你听不见。不然你还给我提供好主意?”孟鹤堂耸耸肩。


“当然不会。你知道我对他比对这世间一切都上心。不要对他动邪心,他是我的,只能是我的。”对面的人打了个哈欠“行了不说了晚安小哥哥。云雷爱你呦~”


“我不爱你”说完孟鹤堂就挂了电话。孟鹤堂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张云雷去见杨九郎。不过选择性失忆这件事真够狗血啊。你看这就是你不顾他人感觉的结果。


杨九郎一夜无梦。早晨起来时兴奋的给孟鹤堂发消息。对面几乎是秒回。杨九郎点开语音。听到的声音让他不寒而栗。


这正是困扰他许久每天出现在他梦中的声音。


TBC


下一篇是我最爱的粽子太太!!呜呜呜我太咸鱼了给各位太太们拖后腿了对不起


@锦鲤常伴左右


关键词:精神崩溃



随时往左后方一回头 一眼就准能看见我在桌子里头站着”

但你身边站着的不再是我


新眼妆
其实跟以前的没啥差别
最大的区别就是涂了睫毛膏
一双一单我也很无奈啊


大家好我是一个没有产出挖坑不填自己都嫌弃的人~
想取关就赶紧取,怕再碍您眼。而且没人拦你~
私人号私人号私人号谢谢
能忍受我天天骚话连篇浪的飞起放飞自我
谢谢您祝您天天开心♡

缺非主流子吗
缺的话滴滴我
我怎么看怎么感觉我没脖子

万千星光 -2

堂郎前提下的辫九

xing ai 机器人zls X 人妻yls

ooc预警

请勿上升!
这篇文写的时候把之前写的完全忘了又重新翻的(说出来丢人)

很水的一章,在外冻了一天把我冻得不清醒了

我连载终于有超过1的了(自己给自己鼓掌)

1k1我真咸鱼啊

-2

张云雷刚被制造出来时,有位机器人因为有了感情而被送回来销毁。

​张云雷迷茫极了,他问身边在这里工作很久的扫地机器人。“什么是感情?”扫地机器人亮着红光的双眼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“一种病毒,只要感染了这个病毒,就会被销毁。”张云雷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
机器人在制造出来后都会有的一个编号或名字。名字是限量版的机器人才会有。张云雷是限量版,很幸运的拥有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名字。当他知道自己被购买后很是激动,被购买就等于他不用在这个机器人公司待着了,可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从被创造出来的那天他的创造者就一直给他讲人类生活。

他向往而又憧憬着他的购买者

研发他的人看他那么兴奋,拍拍他肩膀。

“小伙子努力啊”

“我会的!”

我会保护好他!

研发人员把购买者的信息传到他信息库里。看着信息库里的照片。张云雷在心里默默吐槽,这人眼睛真小但…看久了也很可爱啊…毕竟是自己的人。

每个机器人在运输时都要关机,张云雷用休眠状态骗过了质检员。一路上,虽然躺在盒子里但是耐不住兴奋。

于是当杨九郎打开一半盒子的瞬间,他没有动,直到发觉杨九郎要把盖子关上。他才推开盖子坐起来。

看到今后要和自己一起过日子的人,不住笑起来。

而杨九郎感觉自己买了一个大爷。

“你会做饭吗?”张云雷摇头

“会做家务吗?”还是摇头

“你会干什么?”

张云雷看着他诚恳的回答“我是性/爱仿生人,你说的那些都是家务仿生人做的。我只会做/爱和混吃等死。对了你为什么要买我啊~是你太寂寞吗?”

轮到杨九郎语塞,他盯着孟鹤堂的消息发愣。张云雷意识到自己说错话。也就乖乖的坐在沙发上玩着自己的手指不说话。

“为了气一个什么事情都瞒着我的混蛋。”杨九郎关掉手机恶狠狠的说,但只要无视掉发红的眼眶那就更好了。

“混蛋?这是骂人的词语!原来你喜欢这种啊!你喜欢sm 呀”张云雷兴奋,发现主人的爱好就等于可以让他在床上更如鱼得水。

轮到杨九郎懵了,这都是哪跟哪?怎么突然跳到sm 了?“不是,我是为了气一个全天下最蠢的笨蛋,我不喜欢sm”

“那个人是谁啊。”张云雷好奇的问。

“我男朋友。”

“他是不是不能满足你然后你就买了我?”张云雷期待的望向杨九郎。

看他那么期待杨九郎也不好意思说出我买你就是为了气孟鹤堂,谁知道你居然自己开机了这种话。“是是是,我去做饭了,你需要充电吗?”

“不需要!我看你做饭吧!”

还可以来发厨房play呀张云雷美滋滋的想。

杨九郎看他兴致那么高没有打击他。默默给自己下了包方便面。前天没吃完的剩饭已经被他倒掉,这几天孟鹤堂的电话坚决不接,消息不回。就是为了让孟鹤堂知道他这回是真生气了。不过这种做法实在是太像女孩子了…自己明明是一大老爷们…都怪孟鹤堂!对的都怪他!

想的出神,肩膀被一阵摇。“怎么了?”杨九郎问。

“快糊了!赶紧捞出来!”张云雷惊恐的盯着那坨面条

杨九郎把几乎没汤的面捞出来,放进碗里,端到桌子前尝了口。紧接着吐了出来。太咸了。

“诶,你别吐啊。我好想尝尝什么味道啊。”张云雷惋惜的望着面条。杨九郎把碗推到他面前:“你尝尝吧”

张云雷起筷子犹豫半天终究还是放下了。“我是机器人…没法吃。”

沉默良久,一人一机器人都在想自己的事。“那我就倒掉吧”杨九郎打破沉默。端起碗打算厨房。谁知刚起身就被桌椅绊倒,碗应声落地,摔成碎片。

“我来帮你吧!”张云雷拿过来扫把,郑重的把残渣倒进垃圾桶。

“其实…”杨九郎发声

“嗯?”

“直接用扫地机器人就可以…不用扫的…”

张云雷干笑几声,又相顾两无言。

“出去转转?”

“好啊”张云雷欣然接受。

让我想想野外有什么体位,嗯~野~战

张云雷想着美好的场景忍不住笑了出来

杨九郎:我不会买了一个傻机器人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