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尔良味百事可乐

日常想当摄影po主的暴躁老哥
喜欢吐槽的私人号,文在合集
沉迷逆cp 和冷cp
漫威:all 铁
火影:卡带,佐鸣,all 扉
楚留香:我x 方思明
农药:约策,信云,白嬴
三国:郭荀,姜钟,瑜策
DYS :辫九,堂良
APH :耀all ,普奥
fate:弓枪,咕哒中心,圆桌
喜欢甜甜的女孩子
lo 娘
脑洞猎奇
爱我所爱

【郭荀】 致

民国架空
时间线乱
一发完结
严重ooc
第一次发文…有点小激动


致文若
一切安好。
郭奉孝
下面的日期已经模糊不清,荀彧看完扔进火炉里。看纸逐渐成为灰烬。他拿起烟点燃,坐在椅子上想。他与郭嘉认识已有15年了吧,是15年亦或是14年,他记不清楚了。
在大学的一次辩论会上,他与郭嘉相识。他自认为自己辩论能力还算不错,却被郭嘉怼了个体无完肤。。下了辩论台,他跑去拦住郭嘉,气喘吁吁的说:“你好,我…我叫荀彧…荀文若…你能…告诉我你叫什么吗?”
“我叫郭嘉,郭奉孝。历史系。”郭嘉帮他理了下跑乱的头发。对他笑了下。
荀彧有点懵,他以为郭嘉会冷笑一下,然后高冷的走开。结果没想到那么好相处。
所有 故事都是在相见后发生,郭嘉和荀彧渐渐熟悉起来。荀彧发现下了辩论台的郭嘉和在辩论台上的郭嘉完全不一样。在台上的郭嘉简直biling biling 的发着光,日常生活中的郭嘉却显得大大咧咧不拘小节,而且特别喜欢喝酒。荀彧每次跟他一起喝酒都没他喝的多,没郭嘉喝的多就算了。每次还都是他先醉,郭嘉在一旁看着他笑。
郭嘉笑挺好看的。每次荀彧喝醉了都这样想。
学校因为战火,不得往西南迁。要离校的最后一日。他们跑到校园的小花园里,让曹操给他们照了张照片。当时正值初春,树慢慢露出新芽。他们一人那树一人拿报。背靠背的坐在那里。曹操帮他们拍了很多张,才有一张他俩都喜欢的。荀彧谢过曹操,接回相机。拍了张坐在那里神游的郭嘉,荀彧拍拍郭嘉肩膀。让他看看自己照的。郭嘉很识相的说“比曹孟德照的好多了。”荀彧这回也没有再谦虚,他笑着说“那是。”
“走啦,收拾行李去。”
郭嘉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。
“我们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。”荀彧看着花园有点不舍。
“打完仗就能回来了。”
“也是。”荀彧摸摸树,跟郭嘉一起离开。
他们一直南迁,直到云南,四川那边。那边战乱少。他们可以安心学习。战火纷飞的时代,知识青年们都希望自己能为国家做些什么贡献。
“你喜欢哪个时代?”郭嘉问荀彧。
“三国吧,如果当今没有那么多的战火,那我也喜欢。”
“都是乱世啊。”
郭嘉说完。两人相顾无言,也就低头看书,直到茶馆闭馆。他们走在回学校的小路上彼此都没说一句话。直到郭嘉突然抱住荀彧哭了。荀彧轻声安慰他。拍拍他后背。
半晌郭嘉才说:“我父亲战死了。我没亲人了。”
荀彧不知道怎么安慰他。陪他去了宿舍拿了郭嘉父亲给他的信。他们去了一个没人的空地,郭嘉把信全部看了一遍。然后拿出火柴点燃,信纸全部化为灰烬。火光照亮郭嘉泪流满面的脸。
待火熄灭。郭嘉揉了揉红肿的眼睛。对荀彧笑着说走吧。
荀彧把郭嘉抱住,说想哭就哭吧。真的。看你这样心里难受。
郭嘉笑着摇了摇头
又过了两年,他们毕业了。郭嘉义无反顾的选择去当兵,荀彧则决定留学校教书。荀彧不知道他俩何时变成了暧昧不清的关系。或许是在照相时或是他把他抱住的那一刻,还是从一开始?
郭嘉走的时候把他拉到一个没人的地方,笑嘻嘻的给他一封信。让他走了以后打开。
荀彧说好。
郭嘉把脸凑过去轻吻他的嘴角。
荀彧的脸变的通红。他听见郭嘉说
“荀彧荀文若,奉孝中意于你。文若你意向如何?”
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郭嘉认真的神色。
看着他荀彧点点头坚定的说“我也是。”
“等我回来”他说
他俩分开以后,一直用书信来往。郭嘉写信格式一直都是很标准的。但内容总是五花八门。战场资源少,环境恶劣。郭嘉信的字数也越来越少。
郭嘉走后,荀彧天天数着他走了几天了。荀彧每天都会给他写信。只是被他寄出去的只有他看着最喜欢的。
这种联络方式持续了三年之久。
荀彧还记的他接到的最后一封信。
致文若
一切安好。
郭奉孝
从此以后,荀彧再也没接到过郭嘉的信。只接到了属于他的最后一条消息。
他的死讯。
荀彧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宿舍,大哭了一场。看着三年前郭嘉走的时候给他的信
致文若
等战争结束后。我活着回来。就在一起吧。
郭奉孝 
多少年后,荀彧烧了他与郭嘉的信。他在海峡的另一边,一生未娶妻。等一人而终。




评论(4)

热度(7)